阿鱼

日常划水,偶尔挖坑

哦呀,我竟然是小天使……陷入沉思……那天堂岂不是快倒闭了_(:з」∠)_

灭霸番外•极短

灭铁单箭头邪教……渣作大概是被刺激疯了……别打脸!不能毁容!

******

安东尼.斯塔克

 
他知道这个人类,地球上的钢铁侠,复仇者联盟的元老,被叫做超级英雄。

 
超级英雄?不过是那些渺小生物推出来的祭品而已。
看到斯塔克意气风发的样子,灭霸就忍不住想因此嗤笑,愚蠢。
无论是哪个星球上的智慧物种都一样,短视,自以为是,自欺欺人的蒙住双眼,拒绝去看到那些显而易见的事实。

 
如此悲哀。

 
他们既然如此希望被拯救,那就由他来,用绝对的真理。
 

不过斯塔克,值得他的敬佩。
 

半米长的刀刃穿透腹部,将这个超级英雄钉在了竖立的石板上,灭霸退后了两步,想起奇瑞人进攻地球时传回来的图像。
 

相似的,
 

破破烂烂的装甲
坚硬的表情
焦糖色的大眼睛……里满满的倔强和不甘
 

显然,斯塔克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,知道自己想要表达的真理……可他却甘愿被那群愚蠢的生物奴役,并且总有一天,献祭。

 
就像现在,在没有任何优势的情况下,陷入宇宙争端,困在这里,困在泰坦星。

 
呵,天真。
 

“斯塔克……不是只有你被智慧所累。”

 
多么有意思,明明是宇宙中难得掌握真理的两个人,却走在对立面上。灭霸慢慢抬起手,无限手套对准了狼狈的钢铁侠。

 
总有一天,斯塔克会被他守护的人类推入深渊,那么,还不如他亲自动手。
正好,地球需要一次清理。

 
“等这一切结束,一半的人类会存活。”
让一半的人类为你陪葬。
“希望他们会记住你。”
另一半为你悼念。
 

手套的能量开始慢慢聚集,难以操控的神灵的力量在手臂上肆意翻滚,可灭霸还在犹豫,他知道有什么在抗议,在不同于大脑的地方,因为今天失去了太多。

 
卡魔拉,他最终听从了大脑
 

斯塔克……将会一样。

 
但,旁边那个法师一样的家伙说用时间宝石换斯塔克的命时,灭霸还是松了口气。
 

可笑的松了口气

 
原来,他在找一个放过斯塔克的理由,随便什么都可以。

 
把时间宝石收到手套上,灭霸毫不犹豫的打开了空间裂缝离开。

 
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,等六颗宝石聚集在一起,他会用一个响指随机抹去一半的宇宙。

 
但是,斯塔克

 
如果你在死去的那一半里,我会用我漫长而无趣的时间,我的永生去悼念

 
如果你在活着的那一半里,我会在泰坦星上看日出,在我的家乡,等待

 
无论走向如何,你都会杀了我
 

托尼•斯塔克

******

【DC/蝙蝠侠】谁动了我的三观(4)

简介:
子启始终相信,
自己是个热情,直率,有道德,有原则的三好骚年。
排雷:
主角三观略不正
时间线,不存在的;OOC私设,绝对的
= ̄ω ̄=
********分********界********线********

现代城市是个用钢铁做骨架石沙来充实的堡垒,人们顺着它的脉络流动,难以跨越。寻常的循规蹈矩,奇葩的飞檐走壁。这并不是个秘密。

 
而当掌握了诀窍的家伙开始动心思的时候,答案也将会变得显而易见。

 
“是……是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 

慢慢放下手里的对讲机,戈登沉默的看着进进出出抢救伤员的警员,以及时不时探出门窗吞吐烟尘的火焰,眼神有些晦暗。
 

增员还没到,他们已经在竭力清除路上的障碍,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。
 

在此之前……小丑毫无疑问的跑了,在警察必须妥协的时候。
 

戈登忍了忍,没有把对讲机狠狠地砸向水泥路面出气,只是稳稳的塞回了上衣口袋。
 

事已至此,他需要冷静。
 

要知道,在恶意满满的城市里,维护正义,就像保护发际线一样,是件相当不容易的事。
 

警察维护市民的安全。

这是绝对的责任,存在的根本,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被置后。
 

不得动用私刑,罪恶将由法律制裁。

这是秩序建立的根基,执法者所必须的准则,就算被一次又一次的挑衅。

 
而他是警察,执法人员,警局头子。

……该死的理智。

##

小警察困惑的看着自家老大,不动声色的脱离了大部队,走进一栋尚且完整的高楼,开始沿着黑黢黢的楼梯往上爬。

 
悄咪咪的跟了上去。

 
……为什么不坐旁边亮着绿灯的电梯?他不知道,就算想知道,小警察也不敢问。

 
阴沉着脸的戈登老大……太可怕了,别说彰显求知欲好奇心责任感了,他走路都踮着脚。
 

抖机灵的小警察憋着一肚子的疑问,在老大的默许下,一路安静的跟上了顶楼,机智的关上了楼梯口的铁门,找了个戒备的好位置,像个稻草人一样,注视着对面的一亩三分地。

 
确切地说,是一言不发的,盯着顶楼侧面那只颜色暗沉、面目狰狞的滴水兽。
 

石雕丑爆了,特别是在现在,该行为相当意义不明……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合理范围内学习,模仿,并企图理解戈登老大的举动。

 
十秒过去了

石雕还是那个质朴的石雕,没有变身石雕侠。
 

二十秒过去了

石雕还是那个质朴的石雕,没有生成各式设备追踪导弹智能核武。
 

三十秒过去了

石雕……不是过去那个质朴的石雕了!
 

小警察吓出了一身冷汗,第一时间举起了枪。

 
就在刚刚,他眨眼的瞬间,那只神奇的滴水兽边上,刷出了一辆造型炫酷的真•飞车。
 

车身线条流畅,全体灰黑,侧面印着乖张的蝙蝠标志,同满布乌云的夜空同哥特式的高楼异常融洽。
 

它安静的悬浮停靠在楼前,一侧车门向上滑开,一道黑色带披风的身影就无声的用极快的速度闪了出来。
 

小警察愣愣的看着那人蹿上了滴水兽的脑门儿,视线移动到那人头顶尖尖的竖耳上,震惊得不能自己。
 

……卧槽,都市传说•蝙蝠侠!
 

被送了个冰凉的眼神后,小警察看到戈登老大冲自己轻微的摇了摇头,于是冷静的合拢了下巴,咽下惊呼,放下手,扭头,目光浅浅地投向了遥远的天际。
 

他懂,这个时候,学会竖好耳朵就行。
 

……哥谭常识,蝙蝠侠是游离在法律边缘的义警,哥谭骑士。

 
事实上,小警察当然知道自己不会被攻击。
 

但……好刺激!蝙蝠侠在看他!!
 

他紧张得全身肌肉绷直,垂在身侧握枪的手几乎用力到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 

而那位一身黑的骑士也接收到了老搭档的示意,瞄到小年轻手背爆起的青筋,收回了打量的眼神,什么也没说。

 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两人隔着天台的边缘一蹲一站,默契的对视良久,哥谭骑士就闪回了他的专属车。

 
“警局接收到十三街区的报警电话,出现黑帮小型械斗,就在几个小时前。”就在车门放下的关头,戈登突然出声,成功打断了它的闭合,“有个警员死了,如果你想知道。”

 
“多谢。”男人的声音从车子里传出来,音线低沉沙哑。小警察可以打赌,绝对是经过伪装的,没有人的原声会可怕到自然而然的营造出恐怖效果。
 

不过在场没有人介意这一点,戈登也是,他沉默了一秒,起身离开顶楼天台。
 

“知道吗,有的时候甚至连我也会期望多几只蝙蝠侠。”

 
依旧懵逼的小警察紧随其后,作为智力健全耳清目明的健康青年,他知道这句话不是给他的,也没有错过身后奇妙的低沉沙哑声线发出的回应,或者说轻叹。
 

“……嗯。”

 
不一会儿,更加懵逼的小警察重新融入救援队伍,就好像从没离开过,神情也自然得仿佛什么都没看到:就没人和我解说半句……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。

 
##

“老爷,不是你的错。”阿福的英伦音通过无线电的传送后依旧温和优雅,“小丑从不在他的游戏结束后逃跑。”

 
“……不,这是蝙蝠侠的失误。”蝙蝠侠阴沉着脸,拒绝给自己找任何的开脱之词,“2号主机,截取十三街区监控视频。”

 
“是,蝙蝠侠。”
 

蝙蝠车在夜色中隐藏了身形,极速的穿梭楼宇间,飞快接近目标位置。

##

城市的另一个角落,一脸油彩的青年同样情绪糟糕,满溢的忧伤气息能透过可笑的小丑装束扑面而来。
 

他拍了拍身上的灰,表情夸张的叹了口气,“我的不辞而别,该让小蝙蝠多伤心啊。”
 

“呐,你说是吧?不知名的打手A?”
 

“……”刚把小丑捞出包围圈,并不断为其作死举动收尾的‘打手A’拒绝对话,选择保持沉默。
 

********分********界********线********

### Batman is watching you!###

【DC/蝙蝠侠】谁动了我的三观(3)

简介:
子启始终相信,
自己是个热情,直率,有道德,有原则的三好骚年。
排雷:
主角三观略不正
时间线,不存在的;OOC私设,绝对的
……一直在企图思考小丑的行动……要疯……让我缓缓
********分********界********线********

午夜,平息许久的清脆枪声再次在哥谭响起。

下一秒,爆炸接连发生,嚣张的火焰冲天而起,照亮了半片天空;

交叠的巨响震耳欲聋,强劲的爆轰波席卷而出,挟着碎片将警车掀了个底朝天。

近在咫尺的爆炸几乎没有留给周围人们反应的时间,不祥的声响出现时他们也只能尽量选择好的姿势倒地。

趴在掩护物后,护住脆弱部位,然后,祈祷。

随后而来的轰鸣和气浪震得人头脑发懵,耳边嗡嗡的鸣响持续着,严重影响听力系统。

半晌,耳鸣稍稍平息,戈登便挣扎着站稳了身子。手臂撑地时,异物搅进肌肉的钝痛让他险些跌回去,接着各处受创的疼痛感也逐渐回馈到大脑。

所幸都不严重。

戈登晃了晃头,环顾四周,其他警员们也正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,踉踉跄跄,多少有负伤。

激射而出的碎屑破坏力巨大,但至少,还没有出现动弹不得的。

这次爆炸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,那一秒他只来得及扑倒身边的小警察,用自己的身体尽可能护住。

没人知道在爆炸混乱中还会发生什么,那些疯子从来不吝啬弹药。

“行了,起来吧。”戈登瞅了眼还伏在地上的小警察,这小子脸色发青,但在明显的缓和过来。

年轻警察的精神和体力都处在巅峰,会恢复得比他快一些,不过是在等个合适的时机。

向来有点小聪明。

但机灵小子刚才的反应让他很不满意,在突发事件中,把以前的训练抛之脑后,甚至没有及时采取正确的行动保护自己。

几乎等同于浪费生命!

要知道,落入捕兽器里的野兽会抓住任何一丝机会做困兽之争。

更何况,哥谭没有野兽,有的是疯狂的人。

“跟上。”戈登在心底叹了口气。写在报告里的情景再凶险也没有现场的惊心动魄,而小警察刚调到哥谭,太干净。

干净得像张白纸。

“是!谢,谢谢局长。”小警察动作利索的从地上跃起,尴尬的挠了挠头,在自家局长的示意下跟上了脚步。

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够的幸运,短短几步,两人便路过不少被严重砸伤的警员,疼得头冒冷汗,面色惨白。

好在人数不多。

“封锁街道,注意警戒!”

“统计伤员,紧急处理。”

“通知总部,请求支援。”

戈登抽空用余光向后瞄了眼,暗自点头,看上去小队员已经找回了身为警察的职业素养,此时正填补在自己身后的防护空档,
“你跟着我。”

“是!”小警察握紧了手枪,抿着嘴皱着眉,清澈的浅蓝色眼睛时不时扫过两边残留楼房上黑黢黢的窗口,神情紧张而坚定。

最初的引爆来源于右侧面,引发了系列的坍塌和额外的火灾。

开始的楼房只剩下了半截承重墙柱和零落的残骸,临近的居民楼也损失惨重,碎块和冲击砸塌了半边墙,鲜亮的火舌噼里啪啦的不断蔓延吞吐。

隐约能听见幸存者绝望的呼救声,男女老少,四面八方。

亲眼见证了惨剧全程,回过神来的警员们个个面色铁青。

该死的!

快步绕过侧翻的押运车,戈登得以看清形式——罪犯的逃脱计划,马上,再一次,毫无疑问要成功了。

今晚出动一大队的警力,他亲自带队,层层戒备,押运的只有一个人。而那名获此殊荣的唯一的罪犯,是哥谭有名的疯狂——小丑。

绿色头发的男人脸上涂满苍白皲裂的油彩,乌黑色彩浮夸的堆在眼周,猩红的唇角延伸到了两颊,划出夸张的笑脸。

就在几个小时前,被愤怒的哥谭骑士——蝙蝠侠揪着领子,狠狠的揍了一顿。

紫西装绿马甲在打斗中起皱,额角还留着血迹,此时却不能让人感觉到他的狼狈,实在是那笑脸太过肆意了。

小丑抬眼,看见半包围过来的警队,咧开了嘴。

他戴着手铐的双手握住枪,枪口稳稳抵住身前警察的太阳穴,眼底透着什么闪亮的光彩,在场没有人能够理解。

从来没有。

“砰!”

毫无征兆的枪响惊得人心底猛地一沉。

戈登还没开口,就眼睁睁的看着子弹钻进头颅,混着红白色,从另一边的太阳穴冲出。

那名警员脸上还残留不可思议的神色倒地,抽搐了几下,彻底死去。

“!”

愤怒惊恐的警察们不约而同的行动起来,利落拉开保险栓,把枪口紧紧的对准了嚣张的男人。

只要再有异动,只要一声令下,保证让他不能完好的见到明天的太阳。

“冷静点。ಥ_ಥ”

小丑神态自若的蹲下身,捡起了那警员藏在手心的钥匙。他像是才注意到死死对着这边的十几支枪械似的,起身,无辜的举起了手,
“这可不是你的男孩。”

“放下枪!”戈登咬牙道。

“好吧。”他松开手,手枪划出圆滑的弧度,被食指勾住了,悬挂在半空中。

“不幸的是,我不想那么做。”

------

绿头发男人的身后,翻滚的烟尘里,有个影影绰绰的人形,在匀速靠近过来。

小警察眯着眼,努力辨认着。

那是个健硕的男人,步伐沉稳,单手领着什么长条状的物体,不知是敌是友。

等到他绕过了障碍物,更加清晰的出现在眼前,小警察看着那人把手里的东西扛在了肩上,对准了这个方向。

金属光泽一闪而过。

“局长!”

------

“卧倒!!!”

火箭弹精准的从小丑侧面穿过,呼啸着扑向对面的装甲警车。

“轰!”

特制高爆弹头直接将车掀飞,擦着几个倒霉警员的头皮,撞上了临街居民楼裸露的二楼,又重重的砸向地面。

女人的尖叫声骤起,渐渐微弱。

小丑慢悠悠的解开手上的镣铐,扔在地上,

“瞧,现在时间更紧迫了。”

【DC/蝙蝠侠】谁动了我的三观(2)

简介:
子启始终相信,
自己是个热情,直率,有道德,有原则的三好骚年。
排雷:
主角三观略不正
时间线,不存在的;OOC私设,绝对的
well,哥谭大佬今天依旧没有正脸出场
********分********界********线********
厚实的云层遮盖着天空,星辰月亮还是太阳都很难从其中挣扎出身影来,但光总能无处不在,无数次吸收折射中幸存下来的,侥幸从闪现缝隙中逃脱围剿的,亦或是向往光明的生物们想方设法偷出来的。

每个城市中都有那么一个角落,午夜开始狂欢,灯火辉煌。

   
那里,每当黑夜降临,叛逆的人们汇聚在一起,举着火把,将人间的光亮映照向天堂地狱。

   
他们喧闹着,广而告之,这是不夜城,这才是人间。

   
哥谭也不例外。

   
可周围的光线愈发昏暗,街道两边的高高挂着的灯盏渐次亮起,在路面上投出一块块边缘暧昧的明亮。
   
虽然看不见太阳落山,显然现在已经入夜了。

   
子启沮丧的叹了口气,他的运气总是不太好。

   
远处五彩斑斓的灯光把灰色的云染成了绚烂的彩虹色,对面巨大的投影灯在云层上映出小蝙蝠的轮廓。

   
他还看到有个黑影在房顶上蹿来蹿去的,风衣划出的弧度隔老远都能看出气势汹汹。

   
……所以为什么啊,明明那边很热闹,这边却是安静到寂寞。

   
“啪嗒。”

   
又是关灯的声音。

   
窗帘上映出的人影瞬间淹没在黑暗里,子启微笑着放下了马上要触碰到门铃的左手。

   
哦呀,有点点烦躁呢。

   
他冷静的舔了舔小虎牙,蜷缩起手指,把手揣进衣兜里,压下了它们的蠢蠢欲动。

   
原地沉默了一秒,子启突然笑了笑,转身脚步轻快的从这扇看上去相当结实的门前离开了。

##
……白净小脸蛋上的笑容很好看,像是天使来到人间落下了白羽,在影影绰绰的环境里散发着柔和的光亮。

   
如果不是空荡荡的右袖,如果不是滴着血的帽沿,如果不是在哥谭,如果没有妻子孩子,或许他就会让那孩子进来了。

   
有些遗憾的想着,躲在厚厚窗帘边的男人却死死捂住了儿子的嘴,努力压低呼吸的声音,从缝隙里看着这个与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漂亮小子转身,径直向不远处格外明亮的区域走去,直到远到足够的距离,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
男人全身放松下来,这才注意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,低头发现一双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崇拜的看着自己,心情复杂的松开手在儿子毛绒绒的头上揉了一把。

   
‘不要开灯。’他蹲下身,保持与孩子平视的高度,用口型示意道。

   
张了张嘴,孩子忽的从父亲的举动中意识到了什么,猛地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,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
就像被交付了一项艰巨的任务。男人在黑暗里无声笑了,鼓励的拍了拍孩子的肩膀,随即轻手轻脚的走向隔间。

   
他得去告诉还端枪对着门随时准备给入侵者一梭子的妻子,警报解除了。

##

   
那家人的心情是好了,子启的心情却越发坏了。

   
看不清招牌的店铺灯光透过了玻璃窗,在普遍光线暗淡的街道上相当显眼。

   
不管这是家什么店,它会是最后一个,他发誓。

   
顾客就是上帝,不是么?

------

   
“老板,约翰家的灯也关了。”壮硕的青年身形高大,挽起的衣袖下露出鼓胀的肌肉,身前却围着可笑的小黄鸭围裙,宽大的手掌握着扫帚的木柄,像是拿着根细细的牙签。
   
他在门口探了探头,脸色有些糟糕。

   
没有听到回应,青年回过头,看到柜台后老神在在的老人神态自若的翻了一页书,“……老板?”

   
老人梳着头整整齐齐的白发,交叠着腿坐在真皮座椅上,随意的着装违和的配上了挺直的腰板,显得精神矍铄,显得……不像是家小书店的老板。

   
“约翰?和你关系很好?”老板终于把视线从手中的书页上移开了,他瞥了眼紧张的自家员工,“well,我想想,小杰姆的父亲是吗?别担心。”

   
“是的。不,不是这个问题。”青年皱着眉,说道,“要不要提前关门?也差不多是歇业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
老板轻轻摇头,安抚似的笑着吩咐道:“不。我们今晚得开久一点。去楼上拿点小甜饼下来,只有小甜饼。”

   
青年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老人一眼,在他坚持的眼神里,默默把扫帚和刚从门后摸出来的突击步枪一起放在了隐秘的楼梯角,转身上楼,“好吧,如您所愿。”

   
老板在后头笑了,声音里带着指导后辈的愉悦:“孩子,别冲动。”

   
“……”青年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,没说话,只是加快了脚步上楼。

   
再一次,去他妈的孩子,老子都三十好几了。

------

   
一家风格简约却显精致的小店,灰黑色大理石做了欧式的门面框架,微黄的灯光从玻璃落地窗里投出丝丝温暖的味道,店内排排橡木书架上是整齐站立着的书籍……整齐得像柜台后那老人仿佛打了一公斤发胶的头发。

   
诶,书店,老人家,运气真不好,他耐心已经耗尽了呀。

   
“扣扣”
   
子启踏进了店,见老人没有注意到自己,便在大敞着的门板上敲了敲。

   
今天依旧保持礼貌(微笑)。

   
老板抬起头,把书敞着放回了桌子上,并不遮掩的目光在少年身上快速扫过,对上这位小客人的眼睛,温和的问道:“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,小先生?”

   
老人的表现让子启有些疑惑,他眨了眨眼,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:“是的,一个住的地方。拜托了,老板~”

   
说着,他伸手摘下了戴着的宽檐牛仔帽,绕身体半圆划至胸前,鞠躬行了个标准的45度礼。

   
#很久没能插话•不甘寂寞•附身耳机•光脑:……脱帽礼不应该是用右手,把帽子盖在左心口吗。#

   
带着灿烂笑容直起身的子启表示:可是我只有左手啊,没毛病。

   
他在考虑另一个问题,老板会拒绝我吗?会吗?会吗?如果拒绝了该怎么做呢?啊呀呀,要怎么做呢~

   
强壮得像头公牛的店员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,诧异的目光落到子启的右袖子和染血的帽子上,变得警惕起来。
   
他的手上只端了盘小甜饼,但脚步落地极轻,全身上下都绷紧了肌肉戒备着,让人觉得他手里的不应该是盘子,而应该是把冲锋枪。

   
或许他正是这么想的,巧了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少年眉眼弯弯,笑得很开心,很有攻击性。

   
这边,面不改色的无视了奇奇怪怪礼节的老板,几乎没考虑几秒,也没理会青年不断递过来的眼神,对着似乎变得跃跃欲试的小子好脾气的笑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
“嗯?”子启戴帽子掏刀子的流利动作顿在了半空,脸上兴奋的笑容完全收了回去,面无表情的发出感叹:“……哇哦。”

   
语气里透出满满的可惜。

   
还以为会打一架,落空了啊……老人家就算了,后面的小甜饼也只会用眼神表示不赞成。

   
啧,糟糕的大人。

   
那青年店员放下盘子后始终沉默着站在老人侧后方,最终反对的眼神也收了回去,很是信赖的态度。

   
“不过,能把那顶帽子给我吗?”老板把小甜饼往前推了推,招呼小子过来。

   
“它是我的帽子。”子启歪了歪脑袋。

   
“是的,现在它是你的帽子。”

   
“那好吧。”

【DC/蝙蝠侠】谁动了我的三观!(1)

简介:
子启始终相信,
自己是个热情,直率,有道德,有原则的三好骚年。
排雷:
主角三观略不正,穿越惯犯,上两世界可以猜猜?
时间线,不存在的;OOC私设,绝对的。
可以看做平行宇宙?或者,大事件中间插播的小广告?
开场时期是作者菌脑子里定格的画面,大概。
出场人物……哥谭开始,看补电影补漫的进度且随缘。
cp向……不知道啊doushinanshenbuganshangshou……
******萌******萌******哒******分******界******线******

“哇哦!”

少年仰着头向上看去,眼睛闪亮亮的。
他保持着这个姿势,踮起脚,缓慢而轻快的转了个圈,发出一次又一次的情感饱满的惊叹。

“哦呀!”

“啊哈!”

“诶嘿!”

[……说真的,你一定要用这些乱七八糟的语气词来表示惊讶么?]

耳机里终于传来了无奈的声音,音色与少年近似,但有些许金属质感。
闻言,子启高高挑起了眉头,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是这昏沉天空下难得一见的阳光,极具感染力。
他的语气里也是抑制不住的愉悦气息,带着强烈的如愿以偿般的心满意足:

“当然不,亲爱的。我是用它们来引起你的注意哦,毕竟你是我一生的伴侣啊。”

[……well,作为绑定光脑,事实上我时刻关注着你。]半晌,耳机里的声音毫无波澜的吐槽道,[而且,请不要用奇奇怪怪的话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吗。]

“啊咧,阿启害羞了呀,嗯,理解理解。”

自觉慷慨而绅士的做完了脑补的解释,子启为自己的品德点了赞,顺带自然的屏蔽掉了喋喋不休的吐槽。

他旋即苦恼的左右看了看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。

这可真是个奇幻的城市,哥特式的建筑与黄昏的天空极其相称,横纵的银白色电车如同流动的血脉把暗色下的生机刨开在眼前,美得像是黑童话。
看了几眼高楼和不远处的电车轨道,再次在心底发出赞美,子启深深觉得自己和这个城市的相性一定很不错。

不过,这儿的人生活真规律,这么早就不见影儿了,都不打算享受美好的夜生活么?

现在首要问题是,他得在这空荡荡的大街上找人问路。

至少要找个旅馆,他可不想在大马路上待上一晚,不好好照顾自己是要长不高的啊。

想到这儿,子启忍不住有些情绪低落的叹了口气。

说起来,什么时候他才能和白色死神先生一样高呢?
小矮子一点也不酷。

[……我觉得你不大对劲。]

沉默了好一会儿,光脑突然说道。

“???”

此时子启已经恢复了兴高采烈的样子,欢快地蹦哒着沿着街道向城市中心走。
雨后的路面和毫不避让的直线轨迹,让那双马丁靴不免偶尔踏过浅浅的积水,啪嗒啪嗒的溅起了一片片的水花。
他没有在意弄湿了裤脚,甚至比一般时候更加有劲了。

= ̄ω ̄=

[你不觉得你现在不太……正常么?]

“嗯?”子启奇怪的歪了歪脑袋,“没有哦。”

“修复身体都会有段神经过度兴奋的时间啊。你不是很清楚吗?”

他又想了想,恍然大悟道:“啊,阿启不知道么?刚刚莫名其妙被拽过来的时候,子启我同时在两个时空出现了哦。”

[……所以?]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所以,精神好像也分成了两个呐”子启饶有趣味的眨了眨眼。

[……那你没事吧?]

“没事啊。我还帮你做了数据复制,本体全扔给了另一半的我呢。”子启一脸厉害吧厉害吧的表情,一会儿想起什么,又不满的嘟囔道,“更加……的另一半,也是更弱的。”

他正好在小巷子边走过,余光瞄到了什么熟悉的形状,停下来偏头看了看……

唔,太黑了,得走近点。

那里凄凄惨惨的躺着两个人形,就相隔了五米,一个西装领带胸口插刀仰躺,一个衣裳褴褛脑门开花扑街。

猩红的血液流淌了一地,还没凝固,看上去粘稠稠的。

“啧。”子启失望的瞥了几眼,死了啊。

他顺手从某成年男子的胸口拔下了那把小刀,用纸巾仔细的擦了擦,举在了头顶斜上方。

锃光瓦亮,挺锋利的。

惊喜.jpg

神色也缓和了下来,子启认真的在口袋里找了找,掏出张纸币,犹豫了会儿,蹲下身塞在了那名男子没拿枪的手里,动作轻缓的把自己的手盖在他瞪大的眼睛上。

“不好意思,身上只有日元,但我可以帮你合眼。听老人家说,不合眼是不能投胎的哦。”

“这也是等价交换吧。那,我数三秒,你再不睁眼就是同意了。”

“3……2……1!”

他屏住呼吸,收回手,紧紧的盯着男子满是血污的脸,见没有动静才长长的出口气。

“妈呀,吓死我了,还以为真会睁眼呢。”

子启说着又兴致高涨的起身,把手里的折叠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,合好揣进了口袋里,走出巷口……又是一个无人的十字路口。

“阿启,你说我们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走好呢?”

“阿启阿启?”

“诶,阿启你死机了?”

静默着待在手表里的光脑,半天没从一开始的消息里缓过神来:卧槽,我听到了什么?主人真的精神分裂了啊喂?!而且,这个明显是要疯要搞事的一半啊喂!

#为未来感到深沉的忧虑#

又是被b站的钢铁侠个人视频安利的bgm,听着迷之带感(๑òᆺó๑)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269607
#日常刷妮成就#
23333

在b站看了个剪辑,现在一听到这歌就想到托尼,心酸得不行,还停不下来_(:з」∠)_
以及,女神的声音超性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