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鱼

日常划水,偶尔挖坑

【DC/蝙蝠侠】谁动了我的三观!(1)

简介:
子启始终相信,
自己是个热情,直率,有道德,有原则的三好骚年。
排雷:
主角三观略不正,穿越惯犯,上两世界可以猜猜?
时间线,不存在的;OOC私设,绝对的。
可以看做平行宇宙?或者,大事件中间插播的小广告?
开场时期是作者菌脑子里定格的画面,大概。
出场人物……哥谭开始,看补电影补漫的进度且随缘。
cp向……不知道啊doushinanshenbuganshangshou……
******萌******萌******哒******分******界******线******

“哇哦!”

少年仰着头向上看去,眼睛闪亮亮的。
他保持着这个姿势,踮起脚,缓慢而轻快的转了个圈,发出一次又一次的情感饱满的惊叹。

“哦呀!”

“啊哈!”

“诶嘿!”

[……说真的,你一定要用这些乱七八糟的语气词来表示惊讶么?]

耳机里终于传来了无奈的声音,音色与少年近似,但有些许金属质感。
闻言,子启高高挑起了眉头,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是这昏沉天空下难得一见的阳光,极具感染力。
他的语气里也是抑制不住的愉悦气息,带着强烈的如愿以偿般的心满意足:

“当然不,亲爱的。我是用它们来引起你的注意哦,毕竟你是我一生的伴侣啊。”

[……well,作为绑定光脑,事实上我时刻关注着你。]半晌,耳机里的声音毫无波澜的吐槽道,[而且,请不要用奇奇怪怪的话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吗。]

“啊咧,阿启害羞了呀,嗯,理解理解。”

自觉慷慨而绅士的做完了脑补的解释,子启为自己的品德点了赞,顺带自然的屏蔽掉了喋喋不休的吐槽。

他旋即苦恼的左右看了看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。

这可真是个奇幻的城市,哥特式的建筑与黄昏的天空极其相称,横纵的银白色电车如同流动的血脉把暗色下的生机刨开在眼前,美得像是黑童话。
看了几眼高楼和不远处的电车轨道,再次在心底发出赞美,子启深深觉得自己和这个城市的相性一定很不错。

不过,这儿的人生活真规律,这么早就不见影儿了,都不打算享受美好的夜生活么?

现在首要问题是,他得在这空荡荡的大街上找人问路。

至少要找个旅馆,他可不想在大马路上待上一晚,不好好照顾自己是要长不高的啊。

想到这儿,子启忍不住有些情绪低落的叹了口气。

说起来,什么时候他才能和白色死神先生一样高呢?
小矮子一点也不酷。

[……我觉得你不大对劲。]

沉默了好一会儿,光脑突然说道。

“???”

此时子启已经恢复了兴高采烈的样子,欢快地蹦哒着沿着街道向城市中心走。
雨后的路面和毫不避让的直线轨迹,让那双马丁靴不免偶尔踏过浅浅的积水,啪嗒啪嗒的溅起了一片片的水花。
他没有在意弄湿了裤脚,甚至比一般时候更加有劲了。

= ̄ω ̄=

[你不觉得你现在不太……正常么?]

“嗯?”子启奇怪的歪了歪脑袋,“没有哦。”

“修复身体都会有段神经过度兴奋的时间啊。你不是很清楚吗?”

他又想了想,恍然大悟道:“啊,阿启不知道么?刚刚莫名其妙被拽过来的时候,子启我同时在两个时空出现了哦。”

[……所以?]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所以,精神好像也分成了两个呐”子启饶有趣味的眨了眨眼。

[……那你没事吧?]

“没事啊。我还帮你做了数据复制,本体全扔给了另一半的我呢。”子启一脸厉害吧厉害吧的表情,一会儿想起什么,又不满的嘟囔道,“更加……的另一半,也是更弱的。”

他正好在小巷子边走过,余光瞄到了什么熟悉的形状,停下来偏头看了看……

唔,太黑了,得走近点。

那里凄凄惨惨的躺着两个人形,就相隔了五米,一个西装领带胸口插刀仰躺,一个衣裳褴褛脑门开花扑街。

猩红的血液流淌了一地,还没凝固,看上去粘稠稠的。

“啧。”子启失望的瞥了几眼,死了啊。

他顺手从某成年男子的胸口拔下了那把小刀,用纸巾仔细的擦了擦,举在了头顶斜上方。

锃光瓦亮,挺锋利的。

惊喜.jpg

神色也缓和了下来,子启认真的在口袋里找了找,掏出张纸币,犹豫了会儿,蹲下身塞在了那名男子没拿枪的手里,动作轻缓的把自己的手盖在他瞪大的眼睛上。

“不好意思,身上只有日元,但我可以帮你合眼。听老人家说,不合眼是不能投胎的哦。”

“这也是等价交换吧。那,我数三秒,你再不睁眼就是同意了。”

“3……2……1!”

他屏住呼吸,收回手,紧紧的盯着男子满是血污的脸,见没有动静才长长的出口气。

“妈呀,吓死我了,还以为真会睁眼呢。”

子启说着又兴致高涨的起身,把手里的折叠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,合好揣进了口袋里,走出巷口……又是一个无人的十字路口。

“阿启,你说我们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走好呢?”

“阿启阿启?”

“诶,阿启你死机了?”

静默着待在手表里的光脑,半天没从一开始的消息里缓过神来:卧槽,我听到了什么?主人真的精神分裂了啊喂?!而且,这个明显是要疯要搞事的一半啊喂!

#为未来感到深沉的忧虑#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