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鱼

日常划水,偶尔挖坑

【DC/蝙蝠侠】谁动了我的三观(2)

简介:
子启始终相信,
自己是个热情,直率,有道德,有原则的三好骚年。
排雷:
主角三观略不正
时间线,不存在的;OOC私设,绝对的
well,哥谭大佬今天依旧没有正脸出场
********分********界********线********
厚实的云层遮盖着天空,星辰月亮还是太阳都很难从其中挣扎出身影来,但光总能无处不在,无数次吸收折射中幸存下来的,侥幸从闪现缝隙中逃脱围剿的,亦或是向往光明的生物们想方设法偷出来的。

每个城市中都有那么一个角落,午夜开始狂欢,灯火辉煌。

   
那里,每当黑夜降临,叛逆的人们汇聚在一起,举着火把,将人间的光亮映照向天堂地狱。

   
他们喧闹着,广而告之,这是不夜城,这才是人间。

   
哥谭也不例外。

   
可周围的光线愈发昏暗,街道两边的高高挂着的灯盏渐次亮起,在路面上投出一块块边缘暧昧的明亮。
   
虽然看不见太阳落山,显然现在已经入夜了。

   
子启沮丧的叹了口气,他的运气总是不太好。

   
远处五彩斑斓的灯光把灰色的云染成了绚烂的彩虹色,对面巨大的投影灯在云层上映出小蝙蝠的轮廓。

   
他还看到有个黑影在房顶上蹿来蹿去的,风衣划出的弧度隔老远都能看出气势汹汹。

   
……所以为什么啊,明明那边很热闹,这边却是安静到寂寞。

   
“啪嗒。”

   
又是关灯的声音。

   
窗帘上映出的人影瞬间淹没在黑暗里,子启微笑着放下了马上要触碰到门铃的左手。

   
哦呀,有点点烦躁呢。

   
他冷静的舔了舔小虎牙,蜷缩起手指,把手揣进衣兜里,压下了它们的蠢蠢欲动。

   
原地沉默了一秒,子启突然笑了笑,转身脚步轻快的从这扇看上去相当结实的门前离开了。

##
……白净小脸蛋上的笑容很好看,像是天使来到人间落下了白羽,在影影绰绰的环境里散发着柔和的光亮。

   
如果不是空荡荡的右袖,如果不是滴着血的帽沿,如果不是在哥谭,如果没有妻子孩子,或许他就会让那孩子进来了。

   
有些遗憾的想着,躲在厚厚窗帘边的男人却死死捂住了儿子的嘴,努力压低呼吸的声音,从缝隙里看着这个与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漂亮小子转身,径直向不远处格外明亮的区域走去,直到远到足够的距离,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
男人全身放松下来,这才注意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,低头发现一双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崇拜的看着自己,心情复杂的松开手在儿子毛绒绒的头上揉了一把。

   
‘不要开灯。’他蹲下身,保持与孩子平视的高度,用口型示意道。

   
张了张嘴,孩子忽的从父亲的举动中意识到了什么,猛地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,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
就像被交付了一项艰巨的任务。男人在黑暗里无声笑了,鼓励的拍了拍孩子的肩膀,随即轻手轻脚的走向隔间。

   
他得去告诉还端枪对着门随时准备给入侵者一梭子的妻子,警报解除了。

##

   
那家人的心情是好了,子启的心情却越发坏了。

   
看不清招牌的店铺灯光透过了玻璃窗,在普遍光线暗淡的街道上相当显眼。

   
不管这是家什么店,它会是最后一个,他发誓。

   
顾客就是上帝,不是么?

------

   
“老板,约翰家的灯也关了。”壮硕的青年身形高大,挽起的衣袖下露出鼓胀的肌肉,身前却围着可笑的小黄鸭围裙,宽大的手掌握着扫帚的木柄,像是拿着根细细的牙签。
   
他在门口探了探头,脸色有些糟糕。

   
没有听到回应,青年回过头,看到柜台后老神在在的老人神态自若的翻了一页书,“……老板?”

   
老人梳着头整整齐齐的白发,交叠着腿坐在真皮座椅上,随意的着装违和的配上了挺直的腰板,显得精神矍铄,显得……不像是家小书店的老板。

   
“约翰?和你关系很好?”老板终于把视线从手中的书页上移开了,他瞥了眼紧张的自家员工,“well,我想想,小杰姆的父亲是吗?别担心。”

   
“是的。不,不是这个问题。”青年皱着眉,说道,“要不要提前关门?也差不多是歇业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
老板轻轻摇头,安抚似的笑着吩咐道:“不。我们今晚得开久一点。去楼上拿点小甜饼下来,只有小甜饼。”

   
青年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了老人一眼,在他坚持的眼神里,默默把扫帚和刚从门后摸出来的突击步枪一起放在了隐秘的楼梯角,转身上楼,“好吧,如您所愿。”

   
老板在后头笑了,声音里带着指导后辈的愉悦:“孩子,别冲动。”

   
“……”青年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,没说话,只是加快了脚步上楼。

   
再一次,去他妈的孩子,老子都三十好几了。

------

   
一家风格简约却显精致的小店,灰黑色大理石做了欧式的门面框架,微黄的灯光从玻璃落地窗里投出丝丝温暖的味道,店内排排橡木书架上是整齐站立着的书籍……整齐得像柜台后那老人仿佛打了一公斤发胶的头发。

   
诶,书店,老人家,运气真不好,他耐心已经耗尽了呀。

   
“扣扣”
   
子启踏进了店,见老人没有注意到自己,便在大敞着的门板上敲了敲。

   
今天依旧保持礼貌(微笑)。

   
老板抬起头,把书敞着放回了桌子上,并不遮掩的目光在少年身上快速扫过,对上这位小客人的眼睛,温和的问道:“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,小先生?”

   
老人的表现让子启有些疑惑,他眨了眨眼,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:“是的,一个住的地方。拜托了,老板~”

   
说着,他伸手摘下了戴着的宽檐牛仔帽,绕身体半圆划至胸前,鞠躬行了个标准的45度礼。

   
#很久没能插话•不甘寂寞•附身耳机•光脑:……脱帽礼不应该是用右手,把帽子盖在左心口吗。#

   
带着灿烂笑容直起身的子启表示:可是我只有左手啊,没毛病。

   
他在考虑另一个问题,老板会拒绝我吗?会吗?会吗?如果拒绝了该怎么做呢?啊呀呀,要怎么做呢~

   
强壮得像头公牛的店员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,诧异的目光落到子启的右袖子和染血的帽子上,变得警惕起来。
   
他的手上只端了盘小甜饼,但脚步落地极轻,全身上下都绷紧了肌肉戒备着,让人觉得他手里的不应该是盘子,而应该是把冲锋枪。

   
或许他正是这么想的,巧了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少年眉眼弯弯,笑得很开心,很有攻击性。

   
这边,面不改色的无视了奇奇怪怪礼节的老板,几乎没考虑几秒,也没理会青年不断递过来的眼神,对着似乎变得跃跃欲试的小子好脾气的笑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
“嗯?”子启戴帽子掏刀子的流利动作顿在了半空,脸上兴奋的笑容完全收了回去,面无表情的发出感叹:“……哇哦。”

   
语气里透出满满的可惜。

   
还以为会打一架,落空了啊……老人家就算了,后面的小甜饼也只会用眼神表示不赞成。

   
啧,糟糕的大人。

   
那青年店员放下盘子后始终沉默着站在老人侧后方,最终反对的眼神也收了回去,很是信赖的态度。

   
“不过,能把那顶帽子给我吗?”老板把小甜饼往前推了推,招呼小子过来。

   
“它是我的帽子。”子启歪了歪脑袋。

   
“是的,现在它是你的帽子。”

   
“那好吧。”

评论

热度(3)